您现在的位置是:KOK网投娱乐 > 中青经济 >

百年一遇的疫情危机即将化解?这些全新的经济

2020-05-23 02:37中青经济 人已围观

简介蒲公英家族一百多年后,新冠疫情成为仅次于西班牙流感的大规模流行病。截至目前造成全球约27万人丧生,确诊病例超过400万例,且疫情仍在持续蔓延中,未来数字暂时难以预估。 新冠疫情还导...

  一百多年后,新冠疫情成为仅次于西班牙流感的大规模流行病。截至目前造成全球约27万人丧生,确诊病例超过400万例,且疫情仍在持续蔓延中,未来数字暂时难以预估。

  新冠疫情还导致了1930年大萧条以来最大的经济停摆,引发了OPEC成立以来最大的油价跌幅,造成了全球大范围股灾,触发美股等股市的连环熔断……

  新冠疫情对经济的重创可谓深刻!然而再黑暗的夜也会迎来黎明的曙光。疫情结束之日,便是经济复苏之时。只是疫情完全结束的时间还不是现在,经济复苏的道路也充满障碍。更值得关注的是,疫情过后,这个世界肯定已经不会再是原来的世界。许多全新的经济形势和逻辑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这些变化又必将改变每一个普通人的命运!

  无论是各地政府、企业家、金融从业者还是普通民众,都对疫情后的经济充满期许,然而经济并不会依照人们的期望走出“V”字形反弹。这一事实已经被首先成功抑制疫情的中国所证明:经济的恢复是缓慢的,疫情后遗症是长期的。

  这次新冠疫情的最大特点是:高传播、长潜伏、弱致命、强护理。这一特性迫使社会隔离成为常态,进而阻断和削减了消费需求的释放,改变了人们的消费模式,甚至深层次影响了人们的消费理念。

  尽管五一期间,数据显示国内消费有显著回升,但仍远未达到疫情前水平。而新冠疫苗的诞生,至少要一年或一年半以后。因而消费完全恢复也要至少一年以后。

  新冠疫情扰乱了传统的正常经济秩序,对企业生存造成巨大冲击。漫长的疫情会拖垮企业财务,造成企业负债累累,甚至破产倒闭。

  当然,疫情也会带来优胜略汰的效应。那些在正常经济环境中也难以立足的企业,疫情期间会加速死亡。优秀的企业或许不至于倒闭,但求生肯定十分艰难。如果疫情持续不能获得有效控制,大规模企业熬不到日出时分,那么就会引发大规模降薪、失业潮,那时经济的需求恢复又会再次受到叠加影响,复苏再次被拖延。

  在全球化高度发展的今天,任何国家和地区都不可能独善其身。尤其是新冠疫情,不同于最近十年的赛卡、埃博拉,也不像2008年的H5N1、H1N1,它对全球的打击是连锁式的大规模突袭。

  在疫情阴影笼罩下,全球本就复杂的政治、经济、社会矛盾进一步激化凸显,摩擦冲突较以往更加频繁,这也为每个经济体的发展增加了更多不确定性。有人甚至认为,全球系统都在经历长期的边界关闭、供应链永久中断以及财政赤字和债务迅速增加,疫情经济危机的政治后果有可能滋生出更极端的民族主义政纲。

  不过,就我国而言,因为率先成功控制新冠疫情,以上这些负面影响正在逐渐消退。目前我们更多需要考虑的可能已经不是未来经济究竟是“V”型还是“U”型,而是如何尽其所能尽快实现经济复苏。同时,更好地适应疫情后的经济趋势和生存逻辑。

  此次新冠疫情影响范围广、持续时间长,因而对经济的影响也极其广泛和深远。疫情期间,很多经济现象让我们感叹前所未遇,很多经济打击让我们措手不及。就连股神巴菲特也在疫情中接连失手。这不得不让人意识到,经济的逻辑也许真的变了!

  在我国即将走出疫情的当下,敏感的人们或许已经感受到了疫情前后的变化,巨大、深刻而又细微、隐约。蒲公英家族从经济专家学者的观察和各种经济数据的结果来看,疫情后的新经济确实存在崭新的趋势。

  有人将此次新冠疫情与欧洲中世纪黑死病的影响相类比,认为新冠疫情对人类社会的需求和供给将带来巨大影响。中世纪黑死病客观上导致欧洲发生连锁变革,包括文艺复兴纺织业兴起、庄园经济解体、资本主义萌芽、工业革命。这次新冠疫情的长远威力或许还需要时间验证,但中短期内的确改变了传统的供给和需求模式。新供给和新需求正在发生裂变。

  传统的以线下为主的供给模式在新冠疫情肆虐的环境中显得尤其脆弱。而线上的供给侧却在疫情期间焕发青春,成为度过疫情难关的重要渠道。疫情之后,农业、工厂、商铺、服务等都会复产复工,但线上供给让更多人看到了新的可能性。

  疫情后的供给侧,无疑会加大线上供给的比例,加快实体商业向数字化转型的步伐。近来火爆异常的直播带货就验证了这一点。此外,各行各业的线上化会促使供给侧形成多元化、幂律化等新特征。幂律化会扩大供给侧的竞争范围,加速竞争速度,提升竞争效率。多元化则倒逼企业更加贴近用户,具备越来越多的个性化属性。

  在疫情前的经济世界里,消费主义有着泛滥的趋势,年轻人的消费欲望正在剧烈膨胀。2019年下半年,很多人还在争论“精致穷“的优劣,然而熟料年底就遭遇前所未有的”个人经济危机“。

  在经济停摆的大环境下,人们的需求被极度压缩到最基本的程度,对不确定性的恐惧也从根本上改变了很多人的消费观。即使疫情即将结束,需求侧的改变也是极为深刻而长远的。

  去过度化是新需求侧呈现的一个趋势。那些过去被视若身份象征的奢侈品、豪车,甚至一些大件消费品、非必需品都将面临一定程度的舍弃。而那些必需品和实用性强、替代性强的产品或将迎来需求增长。近来被人们所乐道的国货崛起就是一种体现。

  新冠疫情带来的另一大冲击是对地域经济的影响。疫情实现了不同区域的经济洗牌和重组,扩大了地区间的差异和分化。地域经济的沉浮也深刻影响着每一个普通人的命运轨迹。

  在新冠疫情催化的作用下,全球产业链正在遭受重创。不过,我们所担心的全球产业链转移等问题有着更深层次的动因,其发展仍需要一定时间。全球化并不会因疫情而终止。

  由于中国全国性的统一抗疫成功,加上中国原本就规模庞大的产业链,这为我国的全球化发展创造了发展的良机。而一些中小型国家在疫情中受到重创,产业链布局受影响。全球产业链或许在疫情后会有一些微妙的变化。

  反观国内,疫情阻断了人流、物流、钱流,也让我们得以一窥中国各省市的些许线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出现了改革开放之后的首度萎缩,GDP同比-6.8%,各省表现则有所分化,有三大信号值得关注。

  第一个信号:北方加速没落,南方几乎碾压北方。东北再不努力,就要被西南彻底赶超了。

  近期市场普遍较为乐观。有观点认为,这次新冠疫情,很可能是A股长线走牛的一个契机!

  此外,疫情倒逼改革。货币供应趋多,税费减免、财务补贴初见端倪、资本市场规则日益完善。

Tags: 蒲公英家族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938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